学生的钱,还能怎么挣?

2021-03-19 09:22:46
1.3.D
0人评论

1

2020年秋季开学,我担任高一年级的班主任。高一开学第一周是军训。8月24日傍晚,我正在班级总结军训第一天同学们的表现,我班的数学科任李老师推门而入,她冲我笑笑,然后面向同学:“孩子们,我是咱班的数学老师,数学的重要性我不说大家也知道。军训之后就要学习文化课,为了让大家赢在起跑线上,咱们的数学练习册统一用《XX学练考》,这本教辅资料非常适合咱们,重点突出,讲解到位,而且习题配备难易适度,对提高成绩非常有好处。”

这是开学第一天,学生们对这所重点高中充满了信赖。听李老师这么说,同学们急忙在纸上写下了那本教辅资料的名称。

“这本教辅资料除了咱们学校门前的A书城,别的书店都没有,数量有限,大家赶紧让家长到书店去买。住宿的同学可以让走读的同学捎来。咱们开学就讲这本资料上的题,如果不买,就没法上课。”

最后,李老师强调:“后天早上军训之前,我要来班级检查购买情况,同学们自己利用课余时间预习第一课,并且,把第一页习题做好。”说完,她也没看我,径自走了。

就在李老师让学生们去买练习册的第二天,我们学校的杨老师也找到我,向我推荐了那套《XX学练考》。杨老师承诺给我前所未有的优惠:因为是独家经销,所以,学生买不给打折,但是,却给我60%的提成——她说,给其他老师都是50%的提成,接着又对我说,如果我能劝我们组里的其他老师一起“行动”,每本书额外给我提2元钱。

杨老师原本在一所普通高中,因为教学能力突出,8年前借调到我们学校。她很快在教学上崭露头角,成为学校的学科骨干。说来,杨老师和我有些拐弯抹角的关系——她的舅舅是我的同乡和同学,小时候她来舅舅家做客,我曾经见过她。因为有这层关系,杨老师和我也不见外,按辈分也叫我舅舅。

杨老师神秘地靠近我的耳边:“舅舅,我把底儿都告诉你了,在你这里我没想赚钱,只想打开市场。”

我知道她此言不假。一年前,她在我们学校附近开了一个“书城”,也就是李老师口中的A书城。表面上杨老师说书城是她的亲戚开的,但是,明眼人都明白就是她开的,否则,她不会凡事亲力亲为、下大力气搞宣传。

毕竟是一个学校的同事,到哪儿买书都是买,刚开始,我也推荐学生去她那里买过几次。可是,她的书城对面有一家W书店,已有10多年的历史,老板为人厚道,口碑不错,在选书方面也有着自己独特的眼光,不论是教辅资料,还是学生的课外读物,都很讨学生心思。所以,很多学生都去书店买书。一年下来,杨老师书城的生意远远不如人家书店。

杨老师认为,生意不好的原因就在于没给老师相应的提成。于是,新的学年开始,杨老师准备大干一番,给了同事们诸多“优惠”。做生意找熟人,我做班主任工作多年,她也试图在我这里打开局面。

教育局三令五申不许老师给学生乱订资料。大多数老师都能按照教育局的要求去做,我也从未做过违反规定的事,因此,对于杨老师的请求,我内心里很是抗拒。

但杨老师大有一股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决心,和我说个不停。我不好当面拒绝,只好真诚地对她说:“小杨,谢谢你对我的信任,你做生意,我于情于理都要力所能及地帮助。可是,我的能力也有限,不能保证能帮你到什么程度。首先,你说的提成我不会要,既然咱们是熟人,帮你也是理所当然,况且,我做的都是力所能及的事;其次,我会在适当的机会向学生介绍你的书城,这点你放心……”

有了我的“保证”,杨老师才高兴地准备告辞,走时还不忘说:“我说的那些优惠,必须给你,而且,我也只给你一个人。”

看着杨老师的背影,我只当她什么也没说。

2

因为刚刚升入高中,每天我们都会要求学生在军训前半个小时到达班级,班主任老师要利用这个时间把学校的规章制度传达给学生,以便日后的管理。第三天军训前,我来到班级,看到每个同学的桌上都有一本《XX学练考》,不经意间,我看到了练习册的封底定价:89.80元。我问一名学生,多少钱买的?学生回答,89元。

我不禁一愣:平时我们也会去书店买一些教辅书,书店会给我们打8折,即便学生去买书,也会有这个折扣;但是,这本书只给抹了一个零头,让我有些意外,也多少明白了其中的秘密——多年前,我们学校曾处理过一个向学生推荐教辅资料的老师,她先和书店老板谈好价钱,然后让学生自己到指定的书店去买,学生买书时,书店老板只装作随意地问问学生是几年几班的就可以——这背后的原因不言自明,老师既想撇清关系,又想从书店那里多拿一些回扣。

这本《XX学练考》定价都在八九十元钱,如果如杨老师承诺,提成为50%,那么每本书的提成都会有40多元。按每班60个学生计算,平均每个老师教两个班,那么,李老师不费任何力气就能赚5000元左右。这对每个人来说,都是一笔不小的收入。

正在我暗自感慨的时候,李老师再一次推门而入。一进教室,她就要求学生把那本练习册摆在桌上,说要检查前天留的作业,根本无视我的存在。她从第一组走到第四组,不时点头,露出满意的微笑。

忽然,李老师走到王小晨跟前站住了,继而音量高了八度:“为什么你不买书?你知不知道到了高中哪科最重要?”

王小晨声音低低地说:“昨天忘记和走读的同学说了。”

“老师布置的任务你都能忘了,你还能记住啥?这可是咱们第一次布置作业,刚刚升入高中就这么大惰性,以后还考什么大学?干脆别念了!”

王小晨下意识地抬头看了李老师一眼。不曾想,这一眼竟激怒了她。李老师扬起胳膊,照着王小晨的胸部就是一拳,我想拦都来不及。王小晨一个跟头,险些跌倒,眼睛里充满了怨气。

我本来就不赞同李老师的做法,这一幕更激起了我的反感:“李老师,你出来一下,我有话对你说。”李老师趁势下了台阶,随我来到教室外。

“李老师,你对学生要求严格我不反对,可是,我们作为老师,要从良心出发,要确实为了学生好。首先,我想问你,高中课程哪门不重要,高考数学满分,别的科都不好高校就能破格录取吗?其次,你在课堂上怎么要求,那是你的事,请你以后不要连招呼都不打就闯入我的班级。第三,如果你失手打坏了学生怎么办,你承担起后果吗?”

李老师大概也感到了自己的理亏,连连给我道歉:“对不起,我有些过分了,我也没有别的意思。我就想,刚开学,给同学们下个马威。以后我不会擅自闯进班级打扰您,原谅我这次吧。”

同事一场,看李老师这副模样和我说话,我不好再说什么。

李老师是邻班的班主任,因为对学生特别严厉,学生们送给她一个“灭绝师太”的称号。她平时我行我素,和同事的关系也不是很友好,有求于你时,会和你特别近乎;而平时就像不认识你一样,走对面都不会和你打招呼。对于接下来的合作,我还真有些苦恼。

来到班级,确认王小晨没事,我才开始开会。

军训很快结束了,学校以最快的速度下发各种学习资料,平均下来每科都有5本左右,包括教材,也包括各种练习册。我清楚地听到有学生说:“数学有练习册,老师为什么还要咱们订?”

说句心里话,学校发的这些教辅资料,学生们都没有精力和时间都看、都做,更何况科任老师订的那些资料。作为老师,我们都知道,和教材配套的教辅资料才最贴近实际。可是,我留意到,李老师几乎不让学生做学校发的练习册,个别学生如果做了,遇到不会做的题,问到她,她也只是搪塞过去——李老师只讲她推荐的那本,把那本练习册吹嘘得神乎其神。

开课仅仅一周左右,学生们的课桌上又出现了《XX学练考》其他科目的练习册。有学生课下问我:“老师,咱们这科怎么不买《XX学练考》呢?”看着学生清澈的眼神,我说:“咱们有学校下发的练习册就够了。”

我很想说,“咱们把学校下发的资料都弄会就可以,根本没必要去买那些课外的资料”。然而,咬咬嘴唇,我克制住了。我知道,只要我一开口,一个和书商以及老师有关的利益链就会呈现在学生面前,老师的形象在孩子们心里就会大打折扣。

一个月之后的单元测验,每科的教学组长出题。为了让学生们心服口服,凡是购买了《XX学练考》的科目,组长几乎把该练习册的题原封不动地拿来当作考试题。结果,平均分自然很高,学生高兴,老师高兴,领导也满意。而我们这些没买《XX学练考》的科目,平均分就没有那么高。

3

9月25日,第六节课下课,主管我们年级的林副校长(我们学校有1位“大校长”,7位副校长,其中只有3位副手是‘年级校长’,分管高中3个年级。林副校长是分管高一的年级校长)在群里发信息,叫所有班主任老师马上到他办公室开会,不得迟到。

本以为有什么重要指示,大家急匆匆赶去,推开门一看,却见林副校长办公室里已经规规整整地摆好了椅子,每张椅子上放着一些水果,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正在往墙上调试投影。

见我们进来,女子热情地招呼我们坐下,并让我们吃水果。正疑惑间,林副校长从里面的套间走进来,点名之后,他清了清嗓子:“我介绍一下,这是咱们的老朋友宋旭,已经和咱们合作两年了,大家一定配合。具体的事情,请宋旭和大家进行交流。”说完,林副校长推门而出。这时,去年就在高一担任班主任工作的张老师悄悄告诉我,“这是要推销学习软件,去年就是她来的”。我下意识地抬头看墙上的投影,果然,出现的是“某某网”的名字。

简单地自我介绍后,宋旭开始轻车熟路地介绍起这款软件的功能。这是一款包含学生们高中三年假期作业的软件。我心里纳闷,每学期我们都要给学生发放假期作业的,哪里还需要这款软件?见有的老师不解,宋旭接着介绍,这款软件不仅仅是假期作业,平时也可以用,这里有一些内容是针对高中生的心理辅导、以及高考志愿的报考等,“对学生学习大有帮助”。用宋旭的话来说,这是一款具有百科全书式的软件,“只有想不到,没有做不到”,并且,“省去了学生假期去补习班补课的费用,一举多得”。

老师们马上就猜到了宋旭的用意——既然林副校长都亲自出面召集班主任开会,出了事有校长负责,那我们还怕啥?

“宋老师,你就直接说这款软件多少钱吧。”有老师提议,其他老师也附和。

宋旭接话说:“这款软件其实价位不高,3年才450元,尤其是疫情期间,可以在家学习,里面有‘在线课堂’,名师讲解非常到位,上一届学生都很喜欢。并且——”她停顿了一下,加重了语气,“公司对各位的宣传是有回馈的,每推荐一名学生购买,给班主任老师提成50元。”

听到这里,有的老师小声议论起来:“这么高的价位,才给50元的提成,是不是少了点?”

宋旭马上接过这位老师的话:“各位不要急躁,除了提成以外,公司还给每位班主任老师准备了一件丰厚的礼物,绝对物超所值,让你们意想不到。”

有的老师露出了满意的笑容: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积极响应宋旭的,都是那些私自让学生订了《XX学练考》的老师。我心里霎时涌上一股反感:学生的钱,就那么好挣?表面上说为学生好,其实,那只是一个噱头而已,真正的目的就是一个字:钱。

宋旭现场建了一个群,然后走到每位老师面前扫描二维码。几分钟时间,一个40来人的群便组建成功。宋旭反复强调:“购买的时间截止到10月2日。”

散会后,褚老师拦住正要去班级的我:“怎么办,怎么向学生开口啊?”

“能怎么办?这种昧良心的钱我挣不来。说是有心理辅导,可是,有心理问题的学生有几个?说是有高考志愿指导,可是,高考结束之后还不是花钱找报考机构?再说,每年学生都要花钱买假期作业,这笔钱已经包括在每年交的书费里,如果还要额外买假期作业,那之前为啥要交那么多的书费……”

褚老师是我多年的朋友,为人正直善良。因为性情相投,我们俩走得很近。说到最后,我俩意见一致,这些东西一旦和利益挂钩,事情的性质就变了。可是,这事是校长出面的,公开抗拒又使不得。我们俩决定,一切看情况。

宋旭说到做到,第二天,礼物就到了,林副校长打电话来,让每位班主任亲自到他办公室去取。我接到电话时,推脱有事,没去。没想到,过了一会儿,褚老师竟把礼物给我送到办公室来了——原来,他和我一样没去取礼物,最后,林副校长亲自给他送来了,还让他给我也捎一份。没办法当面拒绝,褚老师只好收下——宋旭给我们的,是一台电饭煲。

收了礼物,我更加为难:班级里有好几个学生来自低保家庭,平时的生活都很艰难,我怎么能让他们雪上加霜?再说,这些资料并非学习必需——我打定主意,不管林副校长怎么催,我也不能在班里和学生说,我过不了自己心里这关。

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不到一天的时间,有很多班主任老师已经把订学习软件的学生名单统计好发到群里了,上报的班级,都是“全员购买”。

4

平心而论,所有的高中教辅资料大同小异,都是教材中知识点的再现和运用,学校发的资料足够学生使用,让学生熟练做好一本资料足矣。如果有多余的精力和物质条件,练练也是可以的,但是,对于大多数同学而言,并没有多少作用。

我一直装作没事一样每天上课下课。一节课间,我忽然接到宋旭的微信好友申请,在备注一栏,宋旭写到:林校长让我加您微信。稍微思考之后,我通过了。

寒暄之后,宋旭直接问我:是不是不知道怎么和学生以及家长说买软件的事?如果是这样,可以把她拉进家长群,由她和家长直接沟通。我稍加思索,告诉宋旭:“不必了,我的事我自己会处理好。”

我决心死磕到底,不想,褚老师给我打来电话,告诉我,林副校长找他谈话,有意无意提醒他,每年的班主任人选都是“校长团”最后决定,如果连学校工作都不支持,来年的班主任也就希望不大了。我们学校每个月的“班主任费”在1500元左右,褚老师上有老下有小,妻子没有正式工作,全家人都指望他挣钱养家,如果不做班主任,家里的生活质量就会打折扣。

“没办法,我已经把通知发到家长群了,不过我说了,自愿购买,现在,已经有40多个家长报名了。”

对着电话,我说了一声“哦”,便不知该说什么了。好在林副校长没给我打电话,否则,我也不知道怎么办。

9月28日,忽然有一个家长给我电话:“老师,别的班级都给学生订学习软件了,咱班怎么没订?”

我回答家长:“我不知道咱班学生是否有需要,所以就没有发消息到群里。”

不想,这个家长非常迫切:“当然需要!只要是对孩子学习有帮助的,我们都要!老师,你赶紧把付款二维码发到群里吧。”

我问那个家长,他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?他告诉我:“一个自称是咱班学生家长的人打电话告诉我的,如果不是这位家长,我还不知道呢。”

霎时,我恍然大悟——每年开学,我们都要调查学生家庭住址和家长联系方式,以防万一。这些资料林副校长都要备份,如果我没有猜错,肯定是他看我没有动静,让宋旭冒充家长给这个家长打的电话。

潜意识里,我还不想扩大影响,只把付款二维码给了这个家长,他却把二维码直接发到了家长群。

我最后还是未能扭转事情的走向。事后,我得了1750元“辛苦费”。拿着这沉甸甸的钱,我心里很不是滋味:这本不是我的劳动所得,这钱得的名不正言不顺。

班级有3个低保户同学,我便将这笔钱以校友基金会的名义,给了他们每人500元。剩下的250元,我给全班同学买了签字笔。

之后的一天,路遇一位关系不错的副校长,谈话中我们说起了给学生订资料的事。这位副校长对这事也有耳闻。听完我的苦恼,他意味深长地笑了。据他透露 ,3位“年级校长”的订教材教辅和软件的提成,占其收入的一大部分。

他的话让我忽然想起,有一年我在高三,一位“年级校长”在退休前夕,不顾“大校长”三令五申,隔三差五召集教学组长们开会,每次都遮遮掩掩,先说一些无关紧要的事,最后无一例外都落到同一个主题上:订阅“资料”。那一年,仅仅是年级范围内订阅的资料就超过了5本。大多数学生根本无暇去做那些练习册,有的同学甚至连看的时间都没有。毕业前夕,很多完好无损的资料被同学们摆在甬路上叫卖,几十元钱订的资料,最后只卖了几元钱。

5

在正式上课的第二周,为了治理乱办班、乱补课、乱订资料,教育局组织各校签署了“我市教育系统在职教师不参与违规办班补课等行为”的公开承诺书。

那天,由“年级校长”陪同,全校所有的任课老师站在讲台上,面向所教班级全体同学宣读承诺书,承诺书明确规定:教师“不做乱订资料,乱收费,体罚学生等有违师德的行为”。承诺之后,所有的老师当场签订承诺书,贴在班级最显眼的地方。教育局组织人员给承诺教师录了视频,学生们也似乎感受到了这所重点高中的正规。

现在想起来,这一切充满了滑稽。

一次课间,去操场的路上见到褚老师,他对我苦笑:“早知道这样,我当时干嘛要在学生面前装模作样地承诺?现在想想,真是恶心。”

我也笑笑:“兄弟,只要我们不主动去做就好,很多事情我们无能为力。”

本以为这件事过后就结束了,不想,10月12日,林副校长再次通知我们召开紧急会议。到了会议室,林副校长除了提了提常规工作以及教学要求,并无其他内容。正当我们以为会议结束要离开会场时,林副校长再次给我们介绍了一位朋友:贾云。

有了上次的经历,几乎所有班主任老师都猜到接下来的安排:“会场交给贾云。”

果然,又是一场关于订阅资料的“专场会议”。只不过,这次要给学生推销的是一本“纠错本”,而且,只是针对数学这一科。纠错本一年199元,每本给老师提成30元。这位叫做贾云的女子表达能力不是很强,反反复复说了半个小时,也没说得很清楚,大意就是:在高一阶段,大大小小考10次试,每次考试过后,都会给每个学生发一本专属于他的纠错本,本子里不仅会再现学生在考试中做错的题,而且,针对错题,还会相应地出一道例题和几道相仿的题让学生训练,以达到让学生熟练的目的。

没等贾云说完,坐在下面的班主任老师们就议论开了:

“刚订完学习软件,怎么又订纠错本?怎么和学生以及家长说啊?”

“这明摆着是乱订资料,哪个学生和家长会不明白是怎么回事?”

“这也太频繁了,把班主任老师当成传话筒和赚钱工具了?”

……

也许是感受到了我们的反感,和宋旭比起来,贾云的措辞相当小心和诚恳。在台上,她一个劲儿地给台下的班主任老师们鞠躬、作揖,让我脑海中浮现出乞丐乞讨的画面。

有了上次的经历,这次我仿佛变得麻木了。即使我不在班级说,学校也会想方设法让学生和家长知晓,一个班60名学生,总会有一些家长“支持”学校工作。

和宋旭的做法相同,贾云也建了一个群,而且,这次她直接把林副校长也加进了群。虽然林副校长全程没说话,但是,看着林副校长的头像,总感觉他在盯着你一样,让人不寒而栗。

有的班主任老师实在不好意思和学生开口,贾云就到各个班级去讲,给学生洗脑。还有的班主任老师邀请贾云直接进了家长群,即便这样,订阅的学生还是不足学生总数的1/3。

贾云急了。一节自习课,我正在班级看班,她竟然敲门叫我出来,还没等我开口说话,就直接塞给我一个信封:“一点心意,麻烦您再给宣传一下。”我当时就明白了是什么意思,赶紧推脱。贾云不死心,在走廊和我拉拉扯扯。

她的做法引起了我的强烈反感,最后我说:“我还要看班,请你不要影响我的工作!”

见我义正辞严,贾云收回了信封,讪讪地走了。

事后我才知道,贾女士在信封里装了200元钱,作为班主任老师的“辛苦费”。

贾云每天都会在群里公布每个班的订阅数量,除了我的班和另一个班还没有订阅,其他班级都行动了,而且,订阅数量每天都有增加,我看到褚老师的班也订了30份。

除此之外,贾云每天都要在群里发一些“话术”,告诉我们应该如何和学生说。纠错本的购买时间为10月12日至15日,共4天时间。按照贾云的说法,对学生和家长说这个事也要讲究循序渐进:第一天,主要讲这个纠错本的好处,并举一些例子让学生和家长信服;第二天主要讲开始订阅纠错本;第三天主要讲已经有很多学生订阅纠错本,“有的班级全班都订了”,给学生造成一种紧张感;第四天,是所谓的“冲刺期”,主要讲纠错本的优惠时间马上截止,“截止时间一过,纠错本马上恢复原价300元”。

虽然贾云煞费苦心,但是,学生不是小孩子,频繁订资料,都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,订阅人数仍不乐观。我仍然没有在班级和家长群里说这件事。

这时,一直没有说话的林副校长终于让教学组长给组里班主任老师传话:“每个班至少要保证10个学生订阅。”

我心里一惊——这是明摆着向学生要钱啊!

李老师看我一直没有动静,终于按捺不住和学生说了。经她一渲染,我班里的订阅数量一下子达到了15人。贾云在群里@我,给了我一个竖起的大拇指。

每年的班费都要几百元钱,这次得到的450元“辛苦费”,我直接给班长保管做了班费。

有利益存在,就会有竞争。有的老师嫉妒别人获得了利益,自己私下里也偷偷摸摸地让学生购买其他书籍。我班的语文老师,一下子让学生买了4本小说,一时间,学生们在自习课上纷纷看了起来——学校明确规定不许学生在学校看课外书,当我阻止学生时,学生们却委屈不已:“这是语文老师留的作业,说对提高我们的写作能力有帮助。”

我的嘴唇动了动,却说不出合适的话。我知道,每让学生买一本书,老师都至少会有定价30%的提成。

和褚老师说起这件事,他说,他班也有这样的现象。

“没办法,上梁不正下梁歪。”褚老师摊开双手,无奈地摇摇头,“天要下雨,娘要嫁人,随他去吧。”

6

现实很快打脸了。

10月下旬,我们学校和几个兄弟学校联合进行期中考试,聘请第三方出试题。最后的评比结果让人大跌眼镜:那几个订阅《XX学练考》的科目,在联考中的成绩纷纷败下阵来,有的科目甚至倒数——这在本校的联考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。反倒是我们没有订阅课外练习册的科目,紧跟和教材配套的练习册,稳扎稳打,成绩都保持了领先。

考试结束,一些成绩不理想的同学整日郁郁寡欢,有家长打开那款假期学习软件,想寻找一些心理辅导,结果,那些辅导和家长想要的总是相差太远,根本不解决实际问题,最后,还是来求助班主任老师开导学生。

期中考试总结会上,林副校长和教学主任大发雷霆,批评有的组不能静下心来教学生,心思都用在了别的方面。我看到,在他们批评的同时,有很多老师撅起嘴:“你们还不是一样?”

不仅如此,因为科任老师频繁地订阅《XX学练考》,并且每一本的价位都很高,有的家长承受不起,纷纷给“大校长”打电话、发信息,指名道姓地表示对某些老师的不满,要求校长严厉批评这种乱订资料的行为,否则,就要到教育局纪检科举报。

其实,家长此前之所以隐忍,一是因为之前订辅导资料的现象还不猖狂,二是因为孩子能考上我们学校很不容易,很多家长担心如果不听老师的话,会影响到自己的孩子。有的老师正是抓住了家长的这种心理,才变得有恃无恐。

“大校长”责令林副校长紧急召开教学组长会议,严厉斥责某些老师的行为,并告诫全体教学组长,一定不能再乱来,督促组员遵守学校规定。但是,可以预料,林副校长的话是多么没有底气。

让人纳闷的是,那些已经订阅资料的老师,学校却没给任何惩戒。不给惩戒,那就意味着在这方面还有操作的余地。

杨老师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兴奋,因为她的A书城在新学期开学初就获得了丰厚的利润,照这样下去,“钱”途无限。虽然我没有给过她实质性的帮助,但是,因为很多老师支持,她已经不在乎我是否帮助她了。

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来自于某位老师让全班同学统一到杨老师的A书城去买地图册。按照惯例,期中考试结束后,高一学生要面临着文理分科,选择理科的同学高考不考地理,但是,这位科任老师却要求全班同学都要购买。有同学小声说,我学理科,可以不买吗?这位老师当即回应:“不行!无论学文学理,都要胸怀祖国,放眼世界。”见这架势,其他同学立刻不敢出声。

终于,一些家长联合起来到教育局举报了这个老师。教育局领导非常重视这件事,展开了调查。那些曾经在书城订阅《XX学练考》的老师得知消息后,纷纷让学生把《XX学练考》藏起来,不能放到桌面上。学生不敢怠慢,把练习册放到书桌最底层。有些老师还是不放心,让学生统一把那些书放到一间空闲着的教室里。一时间,课也不上了,往教室送书的,送完书出来的,学生们乱作一团。

林副校长看到了这种场面,非但没做阻止,还督促学生动作快点。很明显,这件事情处理不好,对谁都不好。

有学生一脸懵圈,问我:“这些都是我们花钱买的资料,为什么要放到那里?”

见我一时无语,旁边一个同学马上点破:“这还不知道?这是老师私自订的资料,是违反纪律的……”

怕夜长梦多,晚上放学时,几个科任老师又把那些书给发了回来,并且反复叮嘱学生,放学后一定带回家,切记切记。此后,学生花几百元钱买的资料,就只好放在家里,束之高阁。老师也再不留那本资料的作业了。

这件事也给林副校长带来不小的震动。第二天,宋旭和贾云一一给班主任老师打电话,再三嘱咐我们,说是受林校长委托,要求有过转账记录的,赶紧删除。怕有的老师不会弄,还特地教我们如何操作。私信中那些“话术”,也不能保留,嘱咐我们一并删除。随后,她俩便解散了各自建的群。

就像做了一场梦,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,我甚至不相信是真实发生的。内心里既有一丝快感,又有一丝伤感。

虽然做了很多掩盖,但是,学生是诚实的。调查组掌握了很多第一手资料,一查书的来源,均来自杨老师的A书城。

更让人想不到的是,就在调查组进入学校调查后,W书店老板也举报了杨老师恶性竞争。据说,杨老师为了在竞争中压倒对方,相同书目存在故意压低价格的嫌疑。

在事实面前,杨老师承担了全部责任。稍后,学校专门召开大会,宣读了教育局对杨老师的处分决定:杨老师当年年度考核为不合格,取消其评先选优、薪级工资晋升资格,并回到组织关系所在学校——那是一所普通高中。

而那些让学生购买资料的老师,据说因为人数众多,只给了警告处分。

这个处分给了那些还对订阅资料蠢蠢欲动的老师们当头一棒,这也是建校以来最重的一次处分。宣读处分决定的是林副校长,他的表情极不自然,还数次擦拭额头渗出的汗。

那一刻,我感觉内心里曾经走远的某种东西终于又回来了。散会后,我和褚老师特意到校外的餐馆聚了一下,碰杯的时候,我俩都不自觉地长舒了一口气。

事情过去一段时间了,但那些曾经让学生订阅过资料的老师们却还心有余悸。李老师甚至对学生说话的语气都变得温柔了,让学生一时难以接受。整个校园又呈现出一派风清气正的局面。站在窗前,看着上下班时间行色匆匆的老师们,我暗自感慨:不知道,刚刚公布的处分决定,在过了一段时间之后,是否会被大家遗忘。

后记

杨老师的A书城仍在营业。不时能看到三三两两的学生去买书。和之前不同的是,都是学生自己主动去的。有的学生也会咨询老师买什么样的教辅资料更实用,老师们大多会耐心地给学生一些中肯的建议,而不是带有某种目的性去推荐。

我特意去书城转了一圈,学生购买的教辅资料,书城都会给打8折。

本文系网易文创人间工作室独家约稿,并享有独家版权。
投稿给“人间-非虚构”写作平台,可致信:thelivings@vip.l72.488ib.com,稿件一经刊用,将根据文章质量,提供单篇不少于3000元的稿酬。
投稿文章需保证内容及全部内容信息(包括但不限于人物关系、事件经过、细节发展等所有元素)的真实性,保证作品不存在任何虚构内容。
其它合作、建议、故事线索,欢迎于微信后台(或邮件)联系我们。
题图:CFP

其他推荐

575msc.com 申慱直营网 菲律宾申博下载 tyc83.com 太阳城申博官方总公司最高返水
789msc.com 13sbc.com sbc35.com sbc98.com 02rfd.com
69rfd.com 42rfd.com 63rfd.com sbc73.com sbc47.com
申博太阳城官网 sblive43.com 山东申博娱乐登入 01suncity.com sun91.com